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微软给Windows安排了“新工作”

浏览次数:236日期:2023-05-29 09:11

“正在考虑把我的Windows10升级成Windows11。”微软一年一度的Build开发者大会开始几个小时后,有网友在推特上如是表示。

Windows已经很久没有令人如此期待了。

当地时间5月23日,微软年度开发者大会Build 2023在西雅图开幕。微软CEO萨蒂亚·纳德拉甩出重磅消息:

操作系统级别的“AI助手”Windows Copilot将于6月发布预览版,适配最新的Windows 11系统。

这意味着,全球第一个集成人工智能功能的PC操作系统诞生,Windows的“AI时刻”要来了。

在演示视频中,Windows Copilot图标出现在搜索栏旁边。作为系统级AI,它不仅可以设置专注模式、改变系统显示模式等,还可以调动整个Windows的软件生态,比如让音乐播放器推荐一个适合工作的歌单,或者将PPT直接拖入侧边栏,要求AI进行总结。

此外,微软正在打造通用AI插件平台。开发者为ChatGPT、必应等编写的插件将能拓展到整个Windows生态体系中。未来,Windows Copilot也有望支持更多插件,实现更多功能。

本届开发者大会,值得关注的东西除了Windows Copilot,还有Windows难得的焦点地位。

自纳德拉2014年接任微软CEO职位以来,微软发展战略从“移动为先,云为先”演进至“AI+云”;Windows已经不再占据微软的C位。

不过,Windows仍然是微软最重要的产品之一,除了贡献稳定收入外,还充当了整个微软软硬件生态系统的基座。在移动设备、云计算和AI占据中心舞台的情况下,怎样给Windows找到面向未来的新发展路径,一直是纳德拉和微软的一块心病。

纳德拉上任第二年,微软就推出了Windows10,这款产品迅速取代Windows 7成为PC主流操作系统。再往后,微软推出了Windows11,相比以往的Windows有了明显创新,却也因为操作习惯和UI的大幅变动,引发了众多用户的吐槽。

更大的问题是,微软始终没能在移动互联网的广阔图景中,给Windows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位。无论是之前推出的Windows Phone,还是试图将PC与手机操作系统融入和Windows 8,最终都以失败告终。

正因为如此,Windows在许多人眼中是一款面向过去的产品。至于如何跃入未来,纳德拉和微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答案。

如今,出任微软CEO第10年,纳德拉似乎终于为Windows许诺了一个未来,正如他在台上所形容的那样:AI最大的画布。

纳德拉2014年开始掌舵微软。与他的两位前任相比,纳德拉对于微软最大的改造是,通过两次重组,将Windows从C位请到了一边。

在他之前,微软有两任CEO。创始人比尔·盖茨在位近25年,那是微软的黄金时期,是属于Windows的时代。

2000年盖茨卸任CEO一职时,Windows操作系统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97%。由于市场份额过高、竞争对手无力抗衡,微软还曾因垄断指控而差点被拆分。

之后接任CEO的是盖茨的老同学、微软第30号员工史蒂夫·鲍尔默。他试图将微软带入移动时代,推出了Windows Phone手机操作系统,甚至耗费71亿美元将已显颓势的诺基亚收归麾下。

然而,鲍尔默在位的13年里,微软进入移动赛道过慢,策略屡屡失误,无论是软硬件都没能取得突破。重金打造的Windows Phone和Windows 8在iOS和安卓面前不堪一击,从未真正成为市场主流。这场史诗级的溃败,甚至导致昔日霸主诺基亚退出了手机行业。

在纳德拉接手时,微软Windows在手机操作系统市场的份额跌至不到4%,公司股价停滞不前。不过,作为微软元老和销售狂人,鲍尔默仍然为微软保留了一口元气,也就是桌面端的Windows操作系统。

萨提亚·纳德拉

此外,鲍尔默看到了向企业级服务转型的必要性,发展了云服务,并先后让纳德拉负责搜索部门、接手云业务。整个鲍尔默时期,错失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微软市值损半,但利润增长近三倍。

鲍尔默对Windows是有执念的。宣布卸任前一年,在2012年国际消费电子展上,鲍尔默还表示:“在微软,没有什么产品比Windows更重要。”

但对于站在转型十字路口的微软而言,这种对于Windows的执念是“有毒”的。

PC时代时,微软依靠Windows系统称霸,但随着苹果、安卓在移动领域的崛起、微软在该领域的进入失败,依靠Windows的日子必须终结。这是发生在鲍尔默时代的,却是纳德拉首先带领微软“接受”的事实。

对Windows的降权,几乎在纳德拉接任后就立刻显现了出来。

2014年,纳德拉上任不到半年,就宣布公司的定位是“生产力和平台公司”,而此前是“设备和服务公司”。当年11月,在纳德拉给员工发送的备忘录中,Windows只被寥寥提及,而且第一次提及已经是全文过半处。

2015年,纳德拉发起了上任后对微软的第一次重大重组,分出三大部门:Window和设备、云和企业、应用和服务。

这不仅将云计算等业务从Windows中解放出来,还让Windows与硬件业务结合,背负硬件部门的亏损。通过这一招,自负盈亏、压力山大的Windows部门终于开始舍弃鲍尔默时代的执念,次年砍掉了Lumia手机部门,从移动版操作系统的泥潭里抽身。

2017年的开发者大会上,微软首次将Windows主题演讲从首日改为次日进行,释放Windows降权信号。2018年,纳德拉再次重组微软,这一次直接将Windows“肢解”,成立了两个新的事业部:体验及设备事业部,以及云计算及人工智能平台事业部。而前者将负责Windows和Office的软件开发工作。

这是自盖茨时代以来,微软第一次从部门名称中拿去了“Windows”。对于纳德拉的新微软时代来说,Windows既是光环也是枷锁,“去Windows”的微软才能继续轻装前行。

“去Windows”,这个在盖茨和鲍尔默时代难以想象的战略,在纳德拉的时代发挥了奇效。

2015年,纳德拉提出优先发展云计算业务,承诺将该业务的营收扩大3倍,到2018年实现200亿美元年化营收。

这个目标提前完成了。2017年第三季度,微软智能云季度营收达69亿美元。微软的市值彼时已经被推高到6000亿美元,较纳德拉接任CEO时增长约1倍。自2020财年第三季度开始,云业务已经成为了微软的最大收入来源。

就在上个月,微软公布了2023财年第三季度(对应2023年第一季度)财报,其中以Azure为核心的智能云业务,营收占比达到41.77%,且仍在高速增长;以Office为代表的生产力与业务流程业务,营收占比33.14%;个人计算业务营收占比25.09%,这其中包括了Windows、游戏、Bing搜索以及Surface、Xbox等硬件业务。

不过,“去Windows”并不是要放弃Windows,而是要去除微软对Windows的依赖。纳德拉过去几年反复强调Windows的重要性。

纳德拉上任次年,微软推出了Windows10操作系统,并给予“最好的”和“最后的”操作系统之厚望,发布之后得到了鲍尔默的盛赞。Windows 10成为目前装机量最大的PC操作系统,远远超过Windows 11和Windows 7。

但在Windows 10发布之后的几年里,Windows再无新版本发布,加上后来的重组、Windows团队被分拆,人们一度认为Windows10可能真的会变成“最后的Windows”。

疫情可能“救”了Windows一把,让纳德拉对Windows重拾兴趣。

2020年10月的一次电话会议上,微软透露,Windows10月度活跃设备数量同比增长2位数。纳德拉表示:“过去9个月, Windows 和 PC 再次证明了自身的重要性。在远程学习、远程工作和各种类型的活动方面,PC和PC软件至关重要。我们将会加倍投入该业务发展。”

在Windows和PC上加倍努力,这是纳德拉接任后首次做出如此表态。

2021年6月,时隔六年之后,新一代Windows操作系统Windows11问世。这一次更新,Windows从里到外都大变样,纳德拉称希望通过Windows11“重新构建操作系统的全部”,并将其称为“我们操作系统10年来最大的一次更新。”

将Windows 11称作“10年来最大的一次更新”,表明纳德拉认为这款新产品的意义高于2015年发布的Windows 10。

然而,Windows 11的一系列改变并未被大多数用户认可。再加上早期版本bug不断,这款操作系统与Windows 8一样,一经推出就争议不断。

许多用户表示,Windows 11对于PC硬件有了更高要求,且使用习惯改动很大。这让不少用户固守在前代操作系统不愿挪步,而已经升级的用户也有不少选择退回Windows 10。

发布一周年时,Windows 11的接受度仍不高。今年2月,市场研究公司Statcounter的数据显示,Windows 10的全球份额为73.25%,Windows 11为19.13%,而Windows7以5.39%占据第三。

单看Windows业务,纳德拉如今正面临与当年鲍尔默类似的困境:老系统日益老化,新系统却难堪重任。

微软尽管下调了Windows业务的战略权重,但无论是业务还是财务层面上,Windows这员老将都无论如何不能有闪失。虽然在整个营收中的占比降低,但Windows依然是一块赚钱业务。

此外,Windows虽然依旧是PC操作系统之王,但已经失去了当年占据97%份额的绝对统治力。

在美国市场,今年2月,Windows桌面操作系统的市场份额已经降至57.37%的历史低点,而这个数字的高点为92.37%。与此同时,苹果macOS的份额却在上升,2月已经占比29.62%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给Windows找一份“新工作”,让它重新成为全球用户的宠儿,是纳德拉和微软的当务之急。

这份“新工作”,就是成为AI应用的软件基础设施。

目前,在AI大模型及其应用的全球竞赛中,微软凭借与OpenAI的长期深度绑定,处于明显的优势地位。此前,微软将GPT融入必应、Office等核心产品后,相关产品迅即圈入一大批新用户,市场份额快速增长。

在此情况下,微软没有理由不更进一步,将AI大模型全面整合至Windows系统中。

在深度集成Windows Copilot之后,Windows将在变身生成式AI的桌面级入口。这款产品的长期价值将有望被重估,其想象空间也将再度打开。

不过,微软这一步能否走好、用户是否接受,仍然有待观察。

在纳德拉宣布了Windows11将接入Windows Copilot的消息之后,有人想起了已经曲终人散的Cortana“小娜”。这款微软2014年4月推出的语音助手,被称为“革新Windows未来操作系统之计划的关键组成部分”,最终却并未达到预期的高度。

就连纳德拉自己也对“小娜”的拙劣表现不留情面。今年3月,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Cortana和其他一众语音助手“苯得像石头”。

如今,微软再次开始用AI“赋能”Windows。纳德拉终于为Windows找到了未来出路:AI的画布。AI的墨,看来是够足,至于这画布会不会晕墨、能不能接住这样一个未来,只能等着看了。